直播:身无分文的我,震惊全世界 第56节

“啊?张恒大猪蹄子,你是上哪捡的便宜?咋不多买点,这样我们也能赚好多呢!”林芸一听立马来劲了,这一来二去的,倒腾一下谁不心动啊,轻轻松松几千块钱。

张恒一听就知道,要是让林芸这么干,多少钱也败不完,“那个人我都不知道去哪了,一买完这票人就跑了。估计是有急事转让被我赶上了。”

林芸一听也回过了神,张恒这么聪明的人,这么赚钱的生意放掉了。脑子一转就明白了。

“好吧,那就算了。姜心月姐姐,他们去研究汉服,咱们去看看云杉公子吧!”林芸拉着姜心月的胳膊,就开始了临时组队模式。

“嗯,好。”姜心月原本想跟着张恒,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不过林芸既然这样说了,就暂时先算了。

原本是票不够,姜心梅就是想撮合姜心月跟张恒也没办法。现在票够了,但是人没了,被林芸抄了底。啊喂,我是来抱姐夫大腿的,不是来找对象啊!

姜心梅心里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她也觉得张恒却是是个珍稀的物种。

就在姜心梅心里还在浮想联翩的时候,张恒也觉得见一下这个所谓的顶级设计师云杉是个不错的选择。

“没事,咱们一起吧,我昨天看了些关于汉服的内容。到时候说不定有幸可以跟顶级设计师交流一下。”张恒一脸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几个女生惊呼道。

“别的我相信你天赋异禀,但是设计这个东西还真是需要一些基础知识。你可别说大话折了腰!”姜心梅还就不行了,这个张恒这么神?乒乓球,唱歌,难不成这设计也能有惊为天人的表现。

“虽然我没学过美术,但是艺术讲究的就是美感,我有一双会发现美的眼睛!”张恒知道现在说什么,几个人也不可能去相信他。但是他就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

“我滴妈!我恒哥的牛掰语录,我现在要开始整理起来。以后我拿来吹的时候就可以用得上了。”

“这简直是比真香还要香的定律啊!”

“张恒老公,我永远在你的背后给你打CALL!”

“张恒直播间,这不比博燃?”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恒哥低调装X流!”

几个人拿着门票,通过了云纺阁的安检。要知道这么多人的活动,算是要排除一些安全隐患的。张恒虽然刚刚花了几千块钱算是又当了一回冤大头,但是俗话说得好,钱是乌龟王八蛋,花了咱再赚。

跟外面的样子不一样,云纺阁的仿制古式建筑,充分的发挥了整个建筑风格的土特色彩。

“听说这个云纺阁的老板跟云杉公子是铁哥们,甚至当时云杉公子刚开始设计的时候。拜的就是云纺阁的幕后老板为师父。”姜心梅显然最近心思在任务上也是研究的比较透彻了。

“云杉公子的设计可谓是巧夺天工,更是有穿越盛世的感觉。前段时间在国际服饰设计赛上,以古法制衣,着花香色彩。没有用一丝一毫的人工添加颜色。全都是取自自然中花卉的自然色素进行点缀的百花衣,一举夺得了冠军呢!”林芸也是个汉服小迷妹。

“你个小丫头懂得还挺多。”张恒摸了摸林芸的头,笑着说道。

“别摸了,再摸,我就长不高了!”林芸不满的抗议道。

张恒把手放下,看了看四周。“这云纺阁里面看起来比外面大多了,而且好像汉服的品质和样式跟外面的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啊!”

姜心梅此刻也是看着三号展区的霓虹羽衣一下子被吸引了目光。“这简直就是降维打击嘛!”

云纺阁,中间一个大厅有三百个座位,而周围是环形的一号到二十号的汉服展区,每个展区的汉服都是云纺阁的精品。相对于女式汉服,男士汉服只占了其中的五个展区。更多的是女式偏多。

张恒环顾了四周,心想:这个票贵是贵了点,但是这里面的品质完全跟外面不是一个级别的。如果说外面看到的算是好看的汉服,而这展区里出现的无一都可以当做外面店铺的镇店之作。

张恒对男式的一款长衫汉服略微有些兴趣,走近一看,发现无论是从丝绸的手感,还有衣服的色彩搭配,都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样子。就好像汉服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并且视觉上带来的舒缓感是外面所没有的。

“这么一对比外面的店铺好像都不如这云纺阁。”张恒嘟囔道。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看他的眼光都变得有些异样。

“这位小友,不懂的话可不要乱说话啊!”一个大约三十来岁模样的白衣男人走了过来。

“对不起,先生,可是外面的店我也逛过了。看起来就是这样啊!”张恒倒是觉得没什么,因为自己也不是很了解这些。

旁边几个女生听到张恒的话,掩嘴偷笑。好像张恒说的话听起来很滑稽一样。

“看来小友不是汉服圈的,有些疑惑或者是问题也是正常。其实你所看到的这二十个展区的服装,其中只有十个展区是属于云纺阁的。而其余的展区都是由我们曹云县获奖店铺耗时一年以上的作品。”

男人微微停顿,又说道:“至于你现在看到的这件汉服嘛,是青雨铺十几名裁缝娘花了两年时间从养蚕开始做的。”

第一白二十一章张老师的知识盲区姜心梅刚刚被眼前这个霓虹羽衣所吸引,想着让张恒过来看看,看能不能让张恒灵光一现有什么触类旁通的好点子。结果发现张恒在五号展区跟人问的问题。

姜心梅脸一红,赶紧上前拉着张恒要走。

“你拉我干嘛?”张恒却是有着很多疑惑,理论上来说这么高品质的汉服,应该着手解决的就是如何批量生产解决高品质的困难。

“啊呀,我那边有件汉服,你看看到时候可以给我点意见!”姜心梅看到周围的人也不好意思直接说。

张恒的问题很明显大多数都是新人才会遇到的问题,甚至是门外汉的程度。这个时候如果姜心梅再不把张恒拉走,怕是要丢人了。

“哈哈,终于遇到恒哥的知识盲区了!”

“我就说嘛,怎么会有这么全能的人!那就不是人了,是神才对!”

“你们说恒哥会不会是扮猪吃虎?”

“看他那样子应该不是,是真的遇到盲区了。如果这是假的,那恒哥要封神影帝了!”

张恒确实目前对于汉服的了解还停留在互联网上的一些简单信息。对于市场也好,制作也好就是一个小白。姜心梅也看出来了,但是她也不图张恒真的能够设计一套汉服给她。她希望的是张恒能够给一点启发。

张恒被姜心梅拉着走出了青雨铺,来到了三号展区的霓裳羽衣。这是根据历史上的古籍结合现代人的审美所还原的服装。结合汉服的款式所做。能够看得出来,一针一线之间透露出匠人的心血。这确实是一件可以镇店的作品。

张恒用手抚摸着衣物,感受那种轻盈和顺滑的手感。

“你在干嘛?”一声呵斥打断了张恒的动作。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急匆匆的冲了过来。“你不知道展品不能触碰的吗?”

这时张恒才注意到右下角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放着请勿触碰的牌子。

“不好意思,这个没看到……”毕竟自己理亏在先,张恒也不好说看不到那个牌子。

想不到这个女人并不准备松口,“也不知道哪来的乡巴佬,碰坏了你赔得起吗?”

“你怎么说话的?”熟悉的声音从一旁传出来。原来是刚刚青雨铺的男人。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败家青雨铺的掌柜嘛~”女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并不准备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男人刚准备说出口的话,被女人堵了回去。原本青雨铺的老板看到这个男孩子对汉服很感兴趣,又是个刚入门的,想要指教两句。

然后女人刚刚的呵斥声很大也引起了他的注意,青雨铺老板知道三号展区的女人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想说当个和事佬,也不想一个对于汉服感兴趣的小伙子就这么被欺负。

“王玉燕,你说我也就算了,这个小伙子明显是个来看展的新人,你这么咄咄逼人干嘛?”青雨铺的老板也不是很想跟眼前这个叫王玉燕的女人纠缠下去。

“行了,这小子弄坏了我们家的展品,就得赔偿!我们鹊杏坊也不是欺负你。”显然王玉燕有自己的一套说辞。

张恒看了看自己的手上,果不其然留下了霓裳羽衣上的一抹,红色,按理说刚刚自己只是轻轻的摸了一下,这怎么颜色就留在了自己的手上了呢?

“别的我不说了,照价赔偿一万八千八,留钱走人!”王玉燕根本不给其他人插话的机会,直接一口咬定张恒把自己家的衣服给弄坏了。

“我只是摸了一下,怎么就弄坏了?”张恒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张口就是一万八。

“我就知道你小子贼眉鼠眼不干净,小玉啊,把监控调出来,然后衣服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弄坏了。”王玉燕轻车熟路的招呼起自己店里的服务员。

“是。”店里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就要准备把塑胶模特身上的衣服拿下来检查。

周围的人先是被王玉燕的一声呵斥吸引,紧接着看这戏还有下文,纷纷围在周围吃起了瓜。

那个叫小玉的服务员,把衣服缓缓的从塑胶模特身上脱下来,放在了展区的桌面上,拿起聚光灯对着照。

这一照不要紧,之间刚刚张恒摸过的地方的线就开了,甚至还有个口子在上面。

“你这已经损坏到我们的展品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王玉燕一脸得意的样子看着张恒,这已经是她这几天趁着文化展的机会遇到的第四个冤大头了。

故意把请勿触碰的牌子放在了拐角处,让人没那么注意。也在等对方去触碰,只要触碰到了就可以好好的讹上一笔。

“人证物证具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围观的群众也看了监控,确实张恒当时触摸的地方就是现在毁坏的地方,当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了。

张恒的第六感也告诉他,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怎么会这么巧合,正好自己触碰的地方就是损坏的地方,而且自己上手的时候还没发现这个毁坏的地方。

有猫腻,这个第六感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存在,上次帮张恒拿到了难度最低的任务卡。

奈何任务卡的箱子里全都是80+的任务,乞讨10天收到三万元还算是最简单的那个。现在第六感又告诉他,这件事情的解决点是在小玉身上。

“既然这件事是我做的,又有那么多证据,我想既然是我弄坏的这个钱是肯定要赔的。”张恒淡淡的说道。

王玉燕心想:还真是个愣头青啊,这会也算是能讹上一笔了。“算你小子还算是识相,这件汉服是我们店铺前前后后准备了三年的衣服,收你一万八作为赔偿,算是不为难你了。”

“哦?那不知道全价是多少,我更想把霓裳羽衣买下来。”张恒清楚,眼下这个戏得做全了。这个老板看来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事情了。

王玉燕心里乐开了花,要知道刚刚这些其实是小玉趁着人多迅速换掉的,真正的那条霓裳羽衣现在在桌子的案板下。

青雨铺的老板咳嗽了两声说道:“王老板,何必这么跟年轻人过不去呢?”

“嘿,你个把家里赌光了的败家子怎么哪都有你管闲事。”

第一百二十二章假一赔十

“林某只是想讲个公道话!”青雨铺老板对张恒有一种莫名的好,但是说不上来原因。

明眼人也都看出来了,如果这个小伙子没有故意去毁坏衣服的话,那么就是这个王老板有问题。

“公道话?你赌博之后把自家老头子的家产都给败光了,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公道话可以说。”这女人要是撒起泼来,属实是没有办法讲理的。

现在看来这个王玉燕确实是个难缠的人。

张恒对着青雨铺老板道了声谢,对方都是一起的圈内人,居然还能帮着他这个新人说话说到这个份上,属实是很难得的。张恒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只是鹿死谁手尚未得知。

“大伙都听着,在下是张恒,今日花1W8买王老板店里的霓裳羽衣。”张恒平静的说着。

姜心梅一听就急了:“你傻啊,这老板明显在坑你,弄坏的衣服搁这碰你瓷呢!”

在张恒耳朵边嘀咕着,“等下咱么找准时机溜吧!”

“溜什么溜,我张恒行得正坐得直,既然弄坏了,咱就要认栽!”张恒倒是没有接着小声对姜心梅说,而是声音大了几分,让所有人都听清了。

青雨铺的林老板眉头一皱,想不到这个小子还是个愣头青加倔驴。这摆明了来坑你的事情,居然还应下来。搞得跟在场的人都听不见似的。

王玉燕听了明显心里更高兴了,送上门的钱为什么不赚。

“看你也算是能抗住事情的男人,虽然毁坏了我们店里的东西,一码归一码我还是很欣赏你的。”

怕是欣赏有假,心里乐开了花吧。张恒当然也清楚这个女老板心里想的事情了。

“王老板是吧?你们店里应该是只有一件霓裳羽衣吧!我就要买那件。”张恒已经看破了这个老板的套路,现在想着怎么给老板下套。

“嗯?那是当然,霓裳羽衣是我们店的镇店之物,不然也不能拿来参加这次的鉴赏会啊。”王玉燕有点诧异,为什么这小子现在说这些话。

“行,那大家伙看好了,我要买的是霓裳羽衣,1W8对吧!心梅,你去找下周倩,她那边拿两万块钱,就说我急用。”张恒对姜心梅说道,毕竟自己身上也没这么多钱。

“你干嘛,张恒,你是不是脑子不正常了?”姜心梅也不好当着所有人的面去说张恒,只能小声的在耳朵旁骂着。

“害,这事情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张恒一个挑眉堵回去了姜心梅的话。

“不过,王老板,既然是这么大的单子,咱们立个字据也是应该的吧?”张恒微笑着对王玉燕说道。

“是,到时候给你开发票也行。”王老板当然不在乎这个,大头都收了,立个字据啥的还能翻了天不成。

立马让服务员拿来了纸和笔,生怕等会这个愣头青反应过来,那就又要耽误一些时间了。

张恒在纸上写着:“今本人花费壹万捌仟元整购得鹊杏斋镇店之物——霓裳羽衣,如非因质量原因损坏,与鹊杏斋无关。如若鹊杏斋提供为假,则假一罚十。”

王玉燕看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这个小子看出了什么?否则怎么写着假一罚十呢?

但是点子已经摸清楚了,要知道那个青雨铺的老板已经很明显传递了对方是新人,可以狠坑一笔啊。

“怎么了,王老板落店铺的款就可以了。”张恒对王玉燕说道,很明显王玉燕有些犹豫了。旁人不知道,但是她自己心里清楚,现在摆在桌面上的这件衣服是假的,虽然外观上看起来是几乎无二。

但是实际上内部的一层是常规的现代布料。换句话来说,从外表上看起来是毫无区别,而摸起来外层的手感也是如出一辙。但是绝大部分的面料主要是内层不一样。

首节 上一节 56/107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