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身无分文的我,震惊全世界 第102节

“我倒是觉得这个小子没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好了。”李太一虽然也觉得对方应该这样,但是张恒表现出来的总归是有些奇怪。

李太一还想说上几句,动了动嘴唇又没有在说话。

李诺清楚,现在两人都在无人机的直播地下,有些东西还是没必要讲的太清楚,虽然现在坐的这辆车,以及每次检查是否有窃听设备的时候总是很谨慎。

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这种想法也是李家人常有的想法,正是因为这样,苏家介入京都四大家族的时候,才会对李家有所敬畏,甚至是现在,李家也依然是苏家想要夺魁最大的阻碍。

“嘿,你说张恒到底想干些什么呢?”苏温书饶有兴致的看着屏幕里的张恒玩味的笑了起来。

“少东家,这边可不适合久待,节目组这边查的还是挺严的。”一个清洁工打扮的人,此刻正在门口放上了正在清理的字样,而显然,并不是普通的清洁工。

这就是苏家的情报传递人,这种情报传递的方式更直观跟有价值,要知道,其他家族都是通过一些方式传递的信息可不是视屏里的东西。

那么自然而然,分析起来有些关键内容是会被忽略掉的。

苏温书更是这种滴水不漏的人,也可以说在这点上面苏家做的比李家是要好上不少的。

“知道了,三分钟嘛,快了快了,问题不大。”苏温书倒是对于这种监管熟视无睹。也正是因为能够直接接触到各个选手的直播画面,才能够分析出远比李太一组合出来的内容要多得多。

“你看看李家,还是老样子,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传递信息还用摩斯密码,待会记下来,文字信息传给我就行了。整天躲在破车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缩头乌龟呢。”

显然苏温书对于李太一这种躲避的方式充满了嘲弄。

“还有,张恒的后续行动录制下来,后面见面的时候给我十六倍速播放就可以了。”苏温书边洗手,边吩咐道。

“是,少东家。”清洁工也把自己的帽子又扣了扣。无人机虽然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其实也是会进行人脸识别的。

张恒也看到自己身边多了几个一直跟随的车辆和奇怪的人员,但是没有在意。

“呵,就这么点人,看来还是得闹大点动静。”张恒边自己嘀咕着,边走进了钱多多证件交易所。

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导航,应该是这里了,曹云县最大的证券交易的地方。

“歪,那边那个,说你呢,门口的那个。”一个保安样子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看你比较可疑,把身份证掏出来看看!”

张恒眼睛一眯,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遇到这样的人,看起来人模狗样。“我就来看看大盘,又不买卖股票,身份证谁现在出门戴在身上啊!”

张翔今年40来岁,平时里就在交易所里耍耍威风,仗着自己的小舅子是交易所的人事科长,平日里也是作威作福惯了,他清楚,真正的有实力的人进来都是大人物亲自接待的。

现在看到一个贼头贼脑的,一身上下没有半点跟有钱相关的小朋友,自然是想要上去逗逗人。

“那我可管不了,要知道这地方不是你这种小屁孩能来的,下次让你家大人带你来。”

原本张恒并不想跟对方纠缠,原本的目的就是让那些“小尾巴”一时间找不到自己。

“嘿,说谁小屁孩呢!”张恒不紧不慢的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张光大商行的黑金卡出来。

“小爷我有钱,只是没带身份证罢了。”张恒现在就是要表现出一些嚣张跋扈的样子,否则天天除了无人机监控,还得被一堆“小尾巴”烦恼,自己很难能够处于暗处,不过现在需要的是先让那些对手放低对自己的戒备。

“什么玩意儿?”张翔显然是没有看过黑金卡,按照平时来说,对方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被自己这么一训斥,一般都是表现出认怂的样子。

没想到今天原本的乐子居然变成了自己被看不起。

这要是平时,那些大人物,自己是打死都不敢这么干。这“小朋友”,无论从哪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个权贵吧。

“哟,我来看看,从哪来的游戏卡在这吹牛。”张翔显然是不相信的。

光大商业银行的最高级别也就是钻石卡,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黑金卡。

“你想看?我还不想给你看呢!”张恒当然不嫌事情大,就是要搞出点动静才能够让那些人注意到这些情报。

“什么玩意儿,我看你是来找乐子的吧!”张翔原本还寻思着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东西,看到张恒退缩了一下,立马自己的自信心就回来了。

说完,张翔就想伸手去抢张恒手里举着的卡。

张恒自从武学境界的提升和这两次的死里逃生,不管是反应速度,还是对于武学的应用都有了一个明显的提升。

在张恒眼里,对方的动作可以说是全身破绽。

“嘿,你看又有想不开的找我恒哥的事情。”

“吃瓜群众表示,我们那的保安比这还狠!”

“我发现我有了超能力,虽然事情还没有发生,但是我觉得十秒后的画面是保安哭爹喊娘。”

“啊!好大个的保安,再牛还不是打一拳过来,我不会认怂,到时候他还是得跪着求我别死。”

直播间显然对于张恒这种情况已经有了先行的预判。

第二百三十四章被打哭了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敢跟我叫嚣,看来是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想想我能当上这曹云县数一数二的证券交易所的保安,自然这关系也是不简单的,我叔叔可是在这交易所里面的一个管理人员!

“你小子快把卡给我!”张翔再次伸手去够,张恒又一次身手敏捷地躲开了。

“哼!像你这样的毛头小子我见多了!待会就等着看你哭鼻子吧!”

张翔冷哼一声,敢跟我耍心思,我当这证券交易所的保安少说也有几年了,什么样的人我没见过,一开始都是这么嚣张,等吵大了把我叔叫来,一个个都得下跪求饶。

“不知道到时候是你哭鼻子还是我哭鼻子哦?”张恒对张翔的话不以为然,挑衅般地说出这句话。

张翔听到这句话火一下就上来了,嚣张的人他见过,这么嚣张的却很少见到,但凡是还想进这钱多多证券交易所的人都不敢这么放肆。

之前那些被教训的小子下回过来都要毕恭毕敬地喊他张保安,递上最好的烟,“我看你是不想进这证券交易所了!”张翔怒气上涌。

“我怎么会不想进呢,要不是你挡在这里,我早进去了,是吧。”张恒玩味地看着张翔,晃了晃手中的黑金卡,太阳光照射在黑金卡上,反射出的光照在张翔脸上一晃一晃地。

“哈哈哈,笑死了,就一个门口保安就这么嚣张,他还敢说别人嚣张,怎么不看看他自己那样。”

“大家说这保安脸上被光照着一闪一闪的是不是很滑稽!哈哈哈。”

“张恒快打他,我现在就想看这个嚣张的保安被打趴下!”

“指不定过会真能看到保安哭鼻子!想想都觉得精彩!”

张翔感觉脸上的光带着热量,渐渐地把脸晒烫了,他紧握拳头,好歹我也跟不少毛头小子打过架,打架的那些招式不说精通也都一清二楚了。

“我懒得跟你废话!”张翔紧盯着张恒,看他一手拿着卡,一手毫无防备地垂着,丝毫没有要战斗的样子。

哼,这时候还敢大意。张翔认为此时张恒没有戒备,抡起右手蓄力之后准备一个右勾拳朝张恒脑袋打去。

张恒怎么可能没有防备,他过人的观察力早就捕捉到了张翔的敌意,他表面看起来没有动静,实际上在体内一股真气正在聚集,张翔都看不出来他隐藏的动作,选择这个时候动手,到底是谁不自量力。

张翔刚抡起右手,正准备打向张恒的时候,眼看张恒的右手瞬间抬了起来,不知道比他快了多少倍,张翔楞了一下,但是他始终会比张恒更快打到头。

眼看拳头接近张恒的左脸时,眼前的目标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右移加后移的动作,轻轻松松避开了张翔的拳头,张翔的拳头扑了个空,自己也根本来不及躲闪,左脸颊被硬生生打了一拳。

张恒的拳头力气之大让张翔一个没站稳朝地上飞扑过去,落地之后又打了几个滚,脸颊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张翔手捂着脸瞪张恒,一脸又气又委屈的样子活脱脱像个怨妇。

“怎么?打不过要哭了?”张恒收回拳头,转了转手腕,早知如此当初还要自己出什么手啊。

街上的人被这样的动静吸引了目光,之前看到这个保安都是欺负别人的份,今天怎么反倒被一拳就打成这样了,人群一层层地围上来,这种新鲜事平日里可不常见呢!

张翔看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要打不赢这仗自己的面子以后往哪放?

边用左手捂着脸,张翔的右手偷偷伸向了背后的随身包,从里面抽出一根电击棒,你小子功夫再好,能挡下这个能达到30万伏的特制电击棒。

平时很少能派上用场,今天就让你来见识一下,张翔也顾不上自己这个行为合不合法了,反正出事了有他叔给他罩着。

张恒早察觉到张翔右手偷偷拿出了一个东西,就算他背在身后自己也能察觉到他的每个动作。

张翔直起身来,左手仍然捂着脸,有点口齿不清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今天打了我一拳,以后都别想进这钱多多证券交易所了!”

“我管你是什么啊猫还是啊狗,今天这架打不赢我你就跪在我面前哭吧,至于证券交易所,我总有办法进去的,你放心。”张恒边说还边用手指头做出一个勾引的手势,挑衅张翔。

张翔气得不行,他哪受过这样的侮辱,三两步上前,靠近张恒之后抽出右手,按下电击按钮,朝张恒的腹部攻击。

“滋滋滋”电击棒在高压下发出响声,电流在棒前闪着蓝光。

在围观群众眼中,这次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肯定玩完了,谁能躲得过这样的偷袭。

张恒如果躲不过,那他的两门武功可不是白学了。

张恒在张翔掏出电击棒之前就已经运功将体内的力量集中在左手,这时快速发力,左手精准地把张翔右手朝着反方向腕推开。

张翔根本来不及反应,短短几秒之内电击棒就朝向了自己。

“啊!”电击棒30万伏的威力就这么落在自己身上,张翔被电得倒在地上,虽然不至于命都没了,但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濒死感。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我去,这保安真哭了,不是说要把张恒揍哭吗,哈哈哈”

“这保安居然随身携带电击棒,这有没有人管管,我们家张恒差点就要被袭击了!”

“楼上的,张恒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让别人伤到分毫嘛!”

张恒见张翔没有反抗的力气了,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证券交易所,张翔倒在地上看着张恒,气得不行,但是他现在全身不能动弹,话也说不出来。

你给我等着,我要叫我叔来收拾你。张翔在心里愤愤地想着。

苏温书看着屏幕里的张恒不由得大笑起来,“哈哈哈,这张恒做事果然跟别人都不一样,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第二百三十五章黑金卡

“哎呀,这外面是发生了啥啊,这么大动静?”林天龙、金三立惊讶地看着大门外。

“听说是有人跟保安打起来了。”一个刚刚还在围观的人群此时坐在林天龙、金三立后面,听到他们问话就顺便回了句。

“跟保安还能打起来,真是头一回见,不知道谁怎么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得罪钱多多证券交易所的保安。”金三立听罢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张恒从大门口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门口的人全部都盯着张恒走进来。

“不是吧,难道这个打保安的人竟然是张恒?”金三立收回了他的笑,直直地看着张恒走进来。

这个张恒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般来说想进这个证券交易所并不是难事。

虽然保安态度是差了点,但也实在没必要花这么大的力气,整出这么大的动静,还得罪了门口保安,就算他这时候装作没事人一样走进来,也一定会有人要找他麻烦的。

“张恒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有什么企图?”李太一坐在车里,看着手机上的直播,却想不出张恒这么做的原因,难道只是单纯地因为保安的挑衅所以想给他个下马威?

但是他不知道一般这种场所的保安都是有一定的背景的吗,这次场面整的这么难看,也实在是不好收场,难道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认识背后的大人物吗?

林天龙看着张恒在证券交易所里这么闹腾,自己的脑子里也正思考着各种可能性,像他们这些乐于思考的人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考虑着别人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这样才能比别人多想一步。

“林天龙!你快看!楼上下来了一个穿着管理人员服装的人,肯定是来找张恒的,我们有好戏看了。”金三立激动地拍着林天龙,用手指着管理人员的方向。

“我看到了。”林天龙顺着金三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穿着灰色西服的人,表情严肃地朝门口走去,步伐急匆匆的,给人感觉很急躁的样子。

李太一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下车,朝证券交易所走去。

“哎,你去干嘛呀?”李诺看李太一急匆匆地下了车又什么也没说,不清楚他想干什么。但李太一也来不及回应她。

张恒看到终于从二楼下来了一个管理人员一样的人物,就是他了,我等的就是你。

张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调整好状态迎了上去。

“想必你就是钱多多证券交易所的内部人员吧,看这身服装也是个管理员的人物。”张恒笑眯眯地对这个人说。

被搭话的人停了下来,神色平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把自己拦下来到底有什么事。

“你是谁,我好像没见过你吧。”张赢说话时并没有看着张恒,他偏头看着门外倒在地上的张翔。

“刚刚门口闹事了,但其实我不是闹事的人,我只是想进来却被保安拦住了,他对我出手我不得已才回手的。不信你可以问门口围观的人,武器都是保安自带的,我的动作只是自保而已。”

“什么?”张赢看着面前这个对自己自首的人,震惊中又带着愤怒,他虽然明白张翔脾气暴躁很会惹事,但受伤了可就不是小事了,不管谁错在先,只要伤了他侄子,他就有办法让对方付出代价。

张恒看着张赢的反应,不急不忙地从手里把黑金卡亮了出来。

“我刚刚可是也给门口的保安看过了,但他还是不放我进来。我也很无奈。”张恒明白这张黑金卡有多大的作用,能够在多大程度上震慑到面前这个人。

张赢看着这个年轻人手里的黑金卡,楞了楞,这个年轻人明明看起来连二十岁都不到,怎么会有黑金卡,难道是家族显赫的富家子?但就算是富家子,手里有这种等级的黑金卡的人也是在少数。

首节 上一节 102/107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