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平无奇的灵气复苏生活 第66节

作为活着的传奇,亨利可不像某些扑街一样收到推荐票、月票或者评论后就开心的不得了,反复的进行阅读。

他连信件内容都没看就进行了官方式的回复,您的来信收到,非常谢谢您对我们魔术团的支持,我们由衷的希望您继续支持我们之类的云云。

你说为什么信件内容都不看就知道这是狂热粉?信封上满满的写满了亨利我爱你的字样还不能说明一切?

就这样,亨利回复后也没有当回事,顶多只是记得有个粉丝寄过来的信封很有趣罢了。

事情到了这里,本来也应该结束了,粉丝收到了亨利亲笔签名的答谢信,应该心满意足了才是。

可偏偏,这件事从这一刻开始就朝着不可知的方向发展。

一天傍晚,进行完魔术表演的亨利回到了下榻的酒店,与往常一样,亨利总是喜欢夜间读点报纸来充实一下自己的眼界。

亨利的私人助理总是会很贴心的在亨利回来以前做好一切的准备,今天也不例外。

一杯冲好还略微温热的牛奶摆放在床头柜上,一份最新的报纸也早已和牛奶杯摆放在一起。

一口气喝完牛奶,亨利打开报纸准备看一看最近的消息,就在亨利打开报纸的时候,一个信封从报纸里掉落出来。

写满亨利我爱你的字样的信封瞬间让亨利想到了那名狂热的粉丝,真是奇怪,为什么信封会出现在这里?

心里很困惑的亨利拨通了助理电话,在他看来,这封信有可能是助理放进去的。

询问助理后助理表示不知情的回复让亨利隐隐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作为为自己服务了几十年的助理,就算一时工作失职将信封塞进报纸里这也没什么,亨利绝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苛责于他。

因此,助理完全没有对亨利说谎的必要,但这封信不是助理放的,又会是谁放的呢?

亨利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非常隐蔽的私人房间内,这种事情怎么想都十分可怕。

亨利连忙一边通知助理去检查监控,一边打开信件阅读起来,信件的内容很简单,只有这么一行字。

“我知道你的秘密!”

秘密?自己能有什么秘密?亨利看着信件觉得有些莫名奇妙,等待一会儿以后,助理的消息也传了回来,根据助理的描述,监控里除了助理并没有任何人出入过亨利的房间,哪怕是一位服务员。

亨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非常不可置信的,如果没有其他人来到自己的房间里,又不是助理干的,那么还会有谁在自己房间里放下这么一封信件呢?

久久思索没有结果的情况下,亨利只能用助理不小心夹带,而其不知情来安慰自己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信封也没有再次出现,忙碌的亨利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直到他又有一天,他自己开车时,在驾驶座上再次发现同样的信封,亨利这才觉得大事不好起来。

自己的行踪看起来完全被信封的主人所掌控,而其似乎无孔不入,自己的这台车最近可没接过人,也只有自己有钥匙,突然出现在车里的信封让亨利整个人都脊背发凉。

至此,信封开始不经意的出现在亨利的生活中,办公桌上,衣柜里,甚至有一次出现在自己表演魔术时的魔术帽里!信件的内容来来去去都是那么一句话。

“我知道你的秘密!”

亨利终于忍无可忍,他用尽一切办法,回信请求其不要再骚扰自己,报告警察署,派遣私家侦探,给自己的房间装上摄像头,甚至频繁的更换地点。

然而不管他怎么做,信件总是能精准的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并且次数愈发的频繁起来。

在亨利都快绝望的时候,信件的内容变了,信件上要求其再进行一次“穿越时间”的魔术表演,并且指定了清河市的地标建筑,更要求了排练地点必须在恩木镇。

一心想摆脱信件纠缠的亨利想也不想就同意了,他希望通过这件事要么摆脱对方的纠缠,要么在继续调查中抓住对方的尾巴。

于是乎,亨利开始一边准备魔术表演,一边继续追踪信件事件的恩木镇生活,事与愿违,来到恩木镇后,事情变得更加诡异起来。

祭天!

第一百零七章 世纪魔术(七)频频失窃的魔术核心道具

刚来到恩木镇的时候,亨利是被这里优美的环境所吸引的,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的自然环境让亨利有些陶醉。

如果没有信封这档子事情,在这里彩排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面对秀丽的美景,亨利居然产生了这样奇怪的想法,第一天白天的彩排安排很顺利,工作人员们各司其职,也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入夜时分,躺在床上的亨利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有些懊悔自己的决定,不该因为急于摆脱信封的纠缠而病急乱投医,可来都来了,在自己没有更好的解决信封主人的办法以前,贸然回去难保那个无孔不入的信封主人会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举动。

亨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举棋不定的他在辗转反侧中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或许是亨利的到来让信封主人满意,一连好几天,都风平浪静,看起来信封的主人是个信人?

在满足其要求后,说不再纠缠自己就不纠缠自己了?

亨利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想到自己这个魔术结束后便能让信封主人不再纠缠于自己,哪怕是最近些时日调查毫无进展,亨利的心情都好上许多,只要别再缠着自己,什么都好说,亨利这样想着。

没了信封的骚扰,亨利终于能睡上一个安稳觉,又调养了几天,精气十足的亨利决定在镇中心广场开一个篝火晚会来激励魔术团的士气,当魔术团的成员聚集在一起后,怪事发生了。

年近40的张珂在魔术团已经工作20多年了,作为道具组的负责人,张柯一直以稳重,心细而在魔术团内享有不错的声誉

当他在篝火晚会上询问是否有人听见有女人的哭声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可惜的是,安静下来后,除了张柯,并没有人听见女人的声音。

于是便有人开玩笑说,“没想到一直老实稳重的张柯都会开玩笑吓人了。”

他人的打趣却没有改变张柯的说辞,他一口咬定,就是听见小树林传来了女人的哭声,笃定的模样让所有人不由得再次安静下来,这回,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竖起耳朵,倾听起小树林的声音来。

微风席卷着树叶发出莎莎的细响,除此以外,并没有听见小树林里有任何动静。

果然是张柯调节气氛的恶作剧,众人都是这么认为的,甚至有人调侃起张柯的演技来,认为他不应该在道具组,而应该去表演组。

面对众人的调侃,张珂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角落里吃着东西。

亨利注意到张珂的不对劲,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场恶作剧的时候,亨利却有不同的看法。

他不自觉的想到了那封信,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起来,他总觉得,一切没有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在第二天,道具组的道具发生了丢失,那是非常重要的核心道具,如果没有他,时间穿梭的魔术根本无法进行表演。

所有人都在为道具的失窃而进行搜寻,可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道具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凭空从空气中消失了。

找不到道具,也就意味着当天的彩排不能继续,亨利只好让张珂重新协助自己制作道具。

当道具被重新制作完成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可对于一个即将要表演的魔术团而言,时间是非常珍贵的,耽搁了几天功夫,也就意味着少了几天的彩排时间,为了保证魔术表演过程中的完美无缺,亨利决定,晚上也进行彩排。

夜间的恩木镇中心广场宁静的有些吓人,除了魔术团的人外,一个人影也没有。

每个人都不希望晚上也要工作,可没办法,“时间穿梭”魔术的重要性大家非常清楚,当初凭借这个魔术打下了魔术团的赫赫威名,现在倘若在再次重现这个魔术时掉了链子,对魔术团的名誉会有非常大的负面影响。

而对个人而言,这种失误足以让他们退出整个行业。

春季的夜间,镇中心广场有些冷,魔术团的成员们却没有一个抱怨,他们拿出最敬业的态度来进行每一个动作的表演,在彩排结束后,亨利鼓起掌来,零失误!

没想到夜间的彩排效果这么好,如果每次彩排都能熟练的和这次一样,那么紫罗兰魔术团一定能再次让帝国的所有人都为之侧目,干脆以后都改成夜间彩排好了?

亨利刚这样想着,转眼便收到张柯报告的一条不好的消息,核心道具又失窃了!

怎么会这样!亨利心里是又恼又怒,明明这里就只有这么些人,为什么道具又失窃了?

“有谁中途离开过吗?”

亨利问道,核心道具的尺寸不太小,随身携带是做不到的,亨利只能怀疑是有人中途运送出去了。

听见亨利的询问,所有人都表示没有离开过,且由于分组彩排还没散场的关系,每一个人都有证人证明自己从彩排到现在的行踪。

既然无人有作案时间,又无人接近这里,这么说来……作案的莫不是怪异?

亨利的想法刚一出现,一个女人的哭声便出现在亨利的耳朵里,那声音如泣如诉,充满着空洞与幽怨之色,一边哭着,一边还唱着歌,唱的歌词是什么,亨利听不清楚,但听曲调,却很有古时候那种唱片机的味道。

除了声音,亨利还发现许多人的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似乎……他们也听见了这个声音!

后面的事情就越来越诡异了,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只要亨利把道具做出来,在彩排完成后,道具总会失窃,只要道具离开视线一会功夫,那么道具就会凭空消失。

也试过用摄像机进行捕捉,可每次拍摄后获得的视频都是一团雪花。

害怕和恐惧在整个魔术团中蔓延,现在没人有生命危险,可出现这种情况谁又能保证自己是安全的呢?

无奈之下,亨利只好通过自己的关系拜托到露西头上,希望露西能帮自己解决问题……

第一百零八章 世纪魔术(八)破绽

“事情的经过我们了解了,只是有些事情我还想请教一下亨利团长,这个魔术的核心道具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请亨利团长详细的说明一下吗?”

作为调查署资深调查员的罗兰,基本的眼力见识还是有的,听了亨利的故事后一针见血的问出了问题。

“这……”

亨利犹豫了半天才开口含糊的回答道。

“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只是一个木头、金属、宝石等东西组合而成的模块。”

听了亨利的话,罗兰叹了一口气道。

“亨利团长,您这样不说清楚,会让我们调查很难办。”

“这……说实话,这个核心已经牵扯到我们魔术的秘密了,我们魔术团最大的秘密就是这个,还请两位谅解。”

亨利解释道。

“秘密比性命更重要吗?”

唐毅对此表示很难理解,插嘴道。

“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会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在我看来这就是我的一切。”

亨利的眼睛里满是信念的光芒,看的出来,他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亨利先生……”

罗兰沉思了片刻后道。

“恕我直言,既然这件道具对于您的魔术表演非常重要,又关系到您魔术的核心秘密,为什么他丢失后,您却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

“哼。”

对于罗兰的质疑,亨利不屑的轻哼一声道。

“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就是因为就算有人知道一点东西也不能完全的知晓他的全貌,若是我的魔术能够通过盗走道具的方式而被揭穿手法的话,那么我的魔术也不会至今也无人能效仿了。”

说到自己的魔术,亨利一脸的自信。

“若是有人能通过盗取道具的方式来解析我的魔术,并成功复刻,那也算他的本事,但世界魔术史前推五百年,后推五百年,只有一个亨利,也只会有一个亨利。”

“亨利先生在魔术界的地位,我是非常敬佩的,您说第二,我相信没人敢说第一,只是亨利先生,倘若您不告知我们核心道具的作用的话,恐怕……”

罗兰试图继续劝说。

“你们是露西介绍来的人,我相信你们的能力,但也请你们能体谅一下一位魔术师的心情,这关系到我们魔术团的荣誉,相信你们会理解的。”

罗兰的劝说被亨利毫不客气的拒绝了,沉默片刻后,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可能过于强硬,亨利缓了缓语气继续道。

“但是二位的工作,我一定会全力配合,这样,明天我会继续制作魔术核心道具,制作的过程二位可以全程观看,并且魔术的彩排和核心道具的安装,二位也能全程进行跟踪,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亨利的话让罗兰和唐毅面面相嘘,这和直接告诉他们魔术手法有什么区别呢?

难道亨利认为即使魔术从台前到幕后所有的情况展现在自己两人面前,两人也发现不了任何端倪?这未免有些自负了吧?

但亨利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去追问魔术核心道具的作用就显得有些居心不良了,罗兰和唐毅交流会眼神后达成了共识,唐毅站起来对亨利道。

“那就麻烦亨利团长了。”

……

又寒暄一会后,两人离开了亨利的房间,刚一出门,罗兰就小声询问了唐毅。

“对于他说的,你怎么看。”

唐毅摇了摇头道。

“事情还不是很清楚,我也不太了解情况。”

唐毅说完,罗兰却暂时没有接话,他从怀里拿出一个探测仪,看了起来。

“怎么?怀疑亨利团长被感染了?”

看着罗兰的动作,唐毅道。

首节 上一节 66/165下一节 尾节 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