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平无奇的灵气复苏生活 第11节

马小玲在得逞自己的愿望以后在空气中抽了抽自己可爱的小鼻子,随后指着一个方向。

“在那边!”

第十五章 画

顺着马小玲手指的方向顺眼望去,是一条狭窄逼仄的小巷,即使是白天,小巷里也见不着阳光,慢慢靠近,一股凉嗖嗖的感觉让人猛打一个哆嗦,小巷蜿蜒而曲折,联通着不知名的深处。

唐毅带着一丝询问看向马小玲,意思很明显,虽然这条小巷有些阴森可怖,但并没有看见E092的踪迹啊?

马小玲扶了扶额头,再次指着那个方向。

“大笨蛋,不是让你看那条小巷,是让你看那个狗洞啊!”

听见马小玲的话,唐毅再次打量了过去,果然,在小巷出口位置左数的第三家店面,虽然其大门死死的关闭着,但在其的墙壁上被破开一个狗洞。

“你是说……”

唐毅有些犹豫的看着狗洞,似乎是想确认一些事情,马小玲饶有兴致的看着唐毅,开口道。

“没错,味道就是从那里传来的,你要从狗洞钻过去吗?”

马小玲说话间带着一丝打趣,似乎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准备看唐毅钻狗洞了。

唐毅却是笑了笑,眼角的余光落在狗洞对面的一家双层小房二楼的窗户上。

“我们走吧。”

“为什么要走,我还没有看你钻……不,我们还没有调查呢,就这样走了你的老板不会扣你工资吗?”

马小玲语言间有些迫切,试图说服唐毅继续调查,马小玲的司马昭之心迎来了小脑瓜碰碰的两下轻弹。

“哎哟!会变傻的啦!”

马小玲气鼓鼓的看着唐毅,唐毅没好气的双手交叉在胸前。

“我还没有傻到被你拙劣的话术蒙蔽,任由你看笑话的这个份上。”

“我可没有骗你,那里的的确确是有你那天吃狗肉回来后一样的味道,我能感觉到!”

马小玲捂着脑袋,把的的确确四个字说的很重。

“我可没说这个,我相信你说的它曾经出现在那里,但一向都如此怂的你居然怂恿着我钻狗洞过去看看,可见那玩意早就不在这里了,你就想看我笑话而已,你说你该不该打?”

“哪有,人家只是,人家只是想你升职加薪嘛……”

马小玲的脸上立马浮现出讨好,可爱的表情,一副我可是你最亲亲的媳妇,你可不能家暴的样子。

“行了,别贫嘴,我们去找个人问问,看一看那玩意究竟去哪里了。”

唐毅白了马小玲一眼,径直走向狗洞对面的一家门面。

“唉,找谁啊?等等我!别走那么快呀!”

咚咚咚,唐毅敲响了门面的大门。

“有人在吗?我想向您请教一些问题。”

很显然,紧闭的大门后没有任何人回应,唐毅只能再次敲了敲门,并尝试转动门把手。

“有人在吗?”

依然没人回答,但门居然没锁,转动着门把锁——门开了。

“我进来咯?”

唐毅站在门前高声喊着,见还是没有人回答,唐毅探进去大半个身子,朝屋里大声喊着。

“有人在家吗?……有人在家吗?”

“里面好像没有人啊……你要找谁问?”

唐毅的行为让马小玲很是疑惑,于是她出言问道。

“你闻到什么了吗?”

唐毅没有回答,只是反问着马小玲,听唐毅这话中有话的样子,马小玲歪着脑袋开始在空气中抽动着鼻子,蓦然间,脸色一变。

“这里面,腐朽的味道好浓郁……要不我们别进去了吧?”

唐毅摇了摇脑袋,大步迈进大门。

“你都这么说了,那么看起来我没有找错地方,对了,腐朽的味道从哪里传来的?”

“二……二楼,诶,诶,诶,你干什么!”

唐毅径直向二楼走去,站在门口的马小玲嘴里念叨了半天什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之类的后也一咬牙跟了进去。

哐当,卡巴……

身后传来一声大门关闭反锁的声音。

“啊!”

见此情形,马小玲尖叫一声,飞一般的追上了唐毅。

“门关了!门锁了!出不去了!吓死个人了!”

来到唐毅身边的马小玲连珠炮一般的说出了自己的遭遇,瑟瑟发抖的样子莫名的有些可爱。

“知道了。”

唐毅答应一声,慢慢的走到二楼过道的窗户边,那里挂着一副画像,这是一副画着一位21世纪女人的画像,她头戴黑纱,双手交叉,似乎在模仿着远古中世纪一副非常著名的画像动作。

“啊!她动了!”

马小玲尖叫一声,指着画像中的女人,女人原本毫无表情的面容忽然嘴角向上弯曲。

“打扰一下,我想问一下……”

唐毅尝试着发出询问,却只见画像中的女人头发瞬间披散下来,遮挡住她的面容,忽然,她脑袋往后一仰,猛的向前一冲,看起来就要从画中冲出来一样。

碰!

裱装画的玻璃出现一层蜘蛛网一样的裂缝,画中的女人此时更是咧开了大嘴,此时大半个画全被是她那布满尖牙的巨嘴所覆盖。

天花板上传来许多的脚步声,二楼所有的房门更是不约而同的传来了狂风骤雨般的砸门声。

唐毅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画中的女人。

唐毅面无表情的样子似乎惹恼了画中的女人,她伸出双手,扒拉开画框,整个脑袋就从画中伸了出来。

“你知道吗?所有看所有看过我的人都会……”

“会说话啊,那就好办了。”

唐毅掏出要你命三千,反握住一把屠刀放在女人的脖子上。

“都、都会变的更加英俊……”

女人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她高举着双手,她本能的感觉到架在自己身上的屠刀对自己巨大的威胁。

“现在能好好谈谈了?”

女人小鸡啄米般的一顿点头。

“英雄,可不可以把刀放……”

“我问,你答。”

唐毅打断了女人说话。

“你在这里多久了?”

“一……一百多年了……自从我有意识起,我就待在这里,但是英雄,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个人,我只会吓唬……”

“那么你在这里时间是挺长的了,我问你,你今天有没有在对面的狗洞那里看见一只额头上写着猎字的狗吗?”

“那是英雄的宠物?果然英雄一看就是气宇轩昂,仪表堂堂,连宠物也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我可以……”

“它往哪边走了?”

“我看见它往河里游过去了,也许……也许是去了对岸?”

“我能感觉到你的感知范围不止这么一点点,它去哪里了,我要具体位置。”

说到这里,唐毅握刀的手微微用力。

“啊,英雄饶命,英雄饶命啊,不是小女子不说,是如果仔细感应,那猎犬说不得会回头来这杀了我的!”

还有这好事?唐毅眼前一亮。

“那你赶快感应感应!我们在这里等它。”

“英雄饶命啊,求英雄看在我一个人也没害过的份上饶了我吧。”

女人都快哭出来了,哭丧着脸,高举的双手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

“区区猎犬而已,来一条杀一条,来一双杀一双,有什么好怕的。”

唐毅满不在乎道。

“英雄有所不知道,那猎犬实力可能一般,但是我能感觉到在猎犬的背后有些大恐怖,请英雄三思啊!”

“大恐怖?”

唐毅眉头一皱,这女人还真是找对了,似乎知道不少的东西。

“是的,我能察觉到那猎犬身上隐藏着一股非常可怕的气息,一但感应,难保不会被那恐怖气息的主人找上门来,到时候小女子说不得整个就灰飞烟灭,请英雄三思啊,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

“这样啊,那么这样,你好好感应一下,我回头就打个电话,让帝国调查署将你收容了,收容后你会换个地方,受到最高级的保护,到时候你就安全了,你看怎么样?当然啦,如果你不好好感应,我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就容易犯病,一犯病就容易手抖,对了刚才忘记说了,以前人家一直以为我脑子有病来着……”

唐毅一脸认真的介绍着自己的情况,吓得女人脸都白了,这横竖都会凉凉,感应一下说不得还能继续存在下去,虽然她并不明白收容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她能理解这种方式能更换一个安全的地点,只要逃的足够远,说不得自己就不会被找上门呢?

一念至此,她闭上眼睛,开始细细感应起E092的踪迹来,

“嗯啊……”

女人闷哼一声,脸色莫名的有些发白,猛的缩回了画框之中,只留下四个字——“渔港、工厂”。

在这以后,女人便没了动静,整副画的颜色也从鲜明明亮开始变得有些泛黄,唐毅回头给马小玲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马小玲在空气中闻了闻以后道。

“放心吧,她没事,只是需要修养一阵了。”

听见女人没事,唐毅松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拨打了玛莎的电话,向玛莎详细的说明了这里的情况,在接到原地待命的指示后,唐毅在这里等待起来。

不一会儿,一只全副武装的收容小队赶了过来,将画像收容带回基地后,留下几只全副武装的小队尝试在这里守株待兔,而唐毅则被带去了渔港,整个渔港只有一家工厂,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么E092就藏在那里……

第十六章 电梯

位于清水渔港的朗生鱼罐头制造厂是渔港附近唯一的工厂,自从陨石事件,灵气复苏以后,鱼类就供不应求,新鲜的鱼往往一打回来就被早已守候的市民或商铺买走,没有鱼肉来源,自然这个工厂也就濒临倒闭,虽然有消息传言,工厂的老板试图转型做其他罐头,但工厂的位置注定了它收购原材料困难,夕日红火的工厂如今已是日薄西山。

对于这样一家工厂,调查署自然花不了多少功夫就完成了清场,当唐毅赶到的时候,玛莎踏着小皮靴正在指挥着调查员对工厂实行地毯式的搜索。

“一区没有发现E092,重复一遍,一区没有发现E092。”

对讲机传来了调查员汇报的声音。

“基地车收到,保持警惕,继续搜索。”

玛莎对对讲机做出了指示。见到唐毅走了进来,玛莎朝着他招了招手。

“你来的正好,我们发现了一个电梯,通往地下的一架电梯,我询问了工厂的老板和所有的工作人员,他们都表示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个电梯,这个电梯莫名奇妙就出现了,由于地下存在着信号屏蔽器,一些机器人无法使用,派出一个小队进去后完全失去了联系,我们需要灵能者对那里进行勘察,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如果你愿意的话,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提,我会尽可能的满足你。”

“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首节 上一节 11/165下一节 尾节 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