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白夜追凶

点击:
作者简介

剧本原著指纹,从业多年的专业律师,此故事中的部分人物源于其真实生活中的原型。擅长冷硬干脆的笔调,逻辑缜密,悬念十足。谢十三,推理悬疑作者,文笔洗练,长于制造悬念。
小说改编谢十三。推理悬疑作者,文笔洗练,长于制造悬念。在原著剧本的基础上,进行了再次创作,小说内容悬念迭起、逻辑精妙、文笔流畅、通俗易懂,是一本*能让人一口气读完的超悬疑小说。

楔子

观澜大街,半夜 12 点 20 分。街上最后一家营业的社区便利店正准备关门,一个穿着连帽衫的男子低头走进来。值班店员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正在架子后面盘货,见状连忙走出来:“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关——”她的动作比较急,碰擦到身边一箱没开封的矿泉水,大箱子整个翻倒下来。

小姑娘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眼看着走进来的客人一矮身,一只手伸到箱子底下稳稳托住,轻松地放了回去。

她愣了一小会儿,腼腆地说:“谢谢!”对方似乎是笑了笑,顺手从箱子里掰了一瓶矿泉水出来递过去,回了同样的两个字:“谢谢。”

小姑娘扫着码,随口问:“还需要别的吗?”

对方说:“不。”

小姑娘略带狐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男人低着头,五官看不太清楚,只能看见他一边脸上有一条刀疤,很长,几乎贯穿了整个右脸颊。

男人拿了矿泉水,很快走了出去。

超市里的小电视里,正在重播新闻。

“经过我市公安人员的不懈努力,日前,‘2.13’灭门惨案的犯罪嫌疑人已得到确认。现公安部下达 A 级逮捕令:案犯关宏宇,男, 1977 年 11 月 20 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曾于南京武警部队受训,住津港朝阳区大屯路亚新小区 9 楼 107 ,身高 1.75 米,身材偏瘦,身份证号:……”小姑娘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电视屏幕上正显示出案犯关宏宇的照片。凭良心讲,这是个非常帅气的男人,脸颊光洁,也不像一般通缉犯那样面目可憎。她心里感慨着,加快了动作,盘完货锁了门,匆匆地往附近小区的家里走。

感应灯坏了,楼道里非常暗,她摸索着走到了家门口,找出钥匙,开了门。房间里一片黑暗,电视机开着,关宏宇的通缉令仍在滚动播放。

沙发上并没有人。

她觉得有些不安全起来,低声叫了一句:“哥——”

没有人回答,黑暗中,隐隐有起伏的呼吸声。

门在她身后关上,发出“砰”的一声。

第一章 通缉

清晨,津港市郊外的一处建筑工地,三辆警车侧边停靠,拉起了醒目的黄色警戒线。警员小汪和几个同事站成一圈,探头往地基坑里望去。天已经大亮,然而地基坑里混凝土结构复杂,遮挡很多,只能隐约看到几个深色的大纸包,零散地分布在坑底。

小汪皱了皱眉,戴上手套掩住了鼻子道:“下去看看。”

牛皮纸包被小心地翻开,小汪望了一眼,忍不住把脸别开,定了定神,才回头看另一边的同事。

“尸块。”

“这边也是。”

“一样。”

小汪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沉下脸:“那么多包,叫支援吧。”说完,他从坑里爬上来,走到一旁给队长周巡打电话。

铃声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那头背景音很嘈杂,隐隐还能听到主持人的声音:“下面颁发优秀毕业生一等奖……”小汪道:“周队,结业典礼还没结束?”

周巡的声音隔着话筒,仍旧传递了浓浓的不耐烦:“没,有话说。”

小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您现在能出来吗?英辉工地这边,发现了尸体——”

他三言两语说了大致发现,电话那头周巡沉默了一小会儿,道:“我马上到。”

10 分钟后,周巡的车就停在了警戒线外,给他开车的是个面生的小姑娘,瓜子脸,清清秀秀,瞧上去年纪特别小,却板正地穿着一套制服,像是刚从什么正式场合出来的,特别扎眼,有点拘束地跟在周巡身后。小汪迎上去,眼睛扫了眼小姑娘问:“周队……?”

周巡自顾自往前走,几乎忘了身后还有个人:“毕业典礼上捞出来的,侦查系一等奖,借来用用。”

小汪调侃道:“借来干吗?”

周巡一哂:“当然是开车,你还指望她破案?”

小汪“哎呦”了一声,道:“听说今年公安管理系有个大美女,姓赵的,是你拉回来的这个不?周队你行啊。”

两个人声音不大不小,跟在后面的小姑娘窘得不行,忍不住提高声音说:“周队!我叫周舒桐,您大概还不知道,其实,我刚刚被你们队外勤录取了……”

前面两人停下脚步看她,小姑娘涨红了脸,不知所措地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不……不用借,我本来就是您的下属!”周巡上上下下看了她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呦,我这随手一捞还挺准的,行啊。”他说,“算你提前报到,跟上。”

三人走到地基坑路口,周巡却忽然站定不走了。路口有个布告栏,贴了些工程进度之类的文件,最上面叠了一张通缉令。周舒桐看了一眼,觉得有点印象。通缉令上是年初闹得沸沸扬扬的灭门案凶手, A 级通缉犯,名字叫关宏宇。

周巡皱了皱眉,回头瞪了眼小汪,冷哼一声,掉头朝案发的地基坑走。小汪看了看自己戴着手套的双手,无奈对周舒桐努了努嘴:“去,赶紧扯下来。”

周舒桐云里雾里:“扯什么?”

小汪哭笑不得:“通缉令,快。”

周舒桐连忙走过去,把它拿了下来。她拿在手里看了一眼,照片像素不是很高,上面的男人看上去其实很年轻,眉梢挑得很高,颇具挑衅的意味。她随手把通缉令折起来放进口袋里,好奇地问:“通缉令有什么问题吗?”

“问这么多干啥?”小汪刻意压低了声音,“一会儿见着人,叫关老师。”

周舒桐:“警察学校?老师?咱教授没姓关的呀……”

小汪嗤笑一声:“那怎么比?这位可是咱周队的老师,真正的实干家!”周舒桐的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

两个人并肩走了几步,穿过人群,看见周巡正在同一个人讲话。那个人背对着他们,声音低沉,语速很快,句句之间几乎没有间歇。

“其他部位呢?谁发现的?时间?目击者?监控?尸源情况?”周巡的表情很凝重,也很紧张:“一共六包,其他的已送法医室,早上八点多一伙民工发现后立刻报警,八点五十警员到现场勘察确认,监控和目击者都没有。初步勘定尸体为男性,头部与右臂缺失,身份不明。”

周舒桐听得入神,不自觉地往前走了两步,直接站在了坑边,一堆颜色与生猪肉差不多的物体,骤然撞入她的视线中。她早饭吃得不少,喉头一酸几乎立刻翻江倒海,千钧一发之际从旁边刑警手里抓过一个证物袋,准确无误地把胃里的东西一股脑全吐了进去。

这动静不大不小,和周巡说话的男人被惊动,回过头来。

周舒桐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这张脸,一分钟以前,她在手中的通缉令上看到过。

男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她的声音微微在颤抖:“关……老师?”

男人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掠过她的衣袋,那里露出纸张的一角。他脱下手套,向年轻女警伸出了手,身体前倾,于是另一半侧脸也露了出来。与通缉令上的关宏宇不同,那里有一道长长的、狰狞的伤疤。

“你好,新手。”他声音里似乎一丝讥诮,“我是关宏峰。”

他的眼神犀利,像一把刀,周舒桐一时消化不过来,站在那里讷讷地回了一句:“您……您好!我是周舒桐。”

周巡看了眼两人,插过去站在两人中间:“老关这两天就用我的车吧,小汪,你给老关当两天助手,学着点。”

关宏峰却没接他俩的话,忽然转过头问:“喂,新手,你怎么看?”

周舒桐唬了一跳:“我?”她可怜兮兮地转头去看周巡。

周巡赶紧道:“让你说就说。”

周舒桐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隔了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道:“周围……北边是环线公路,东西两边以老居民楼为主,隔音效果一般不会很好。分尸动静这么大的活儿,在附近应该不大可能实现。呃……凶手大概不是住在附近的……”

小汪想笑,忍住了。关宏峰却没笑,看着周舒桐,又问:“你再说说,现在我们应该从哪里下手?”

周舒桐来不及多思考,闭了闭眼睛,一口气道:“坑里的脚印?我看他们都建模取样了,如果咱们分析比对一下,说不定……”

关宏峰瞥了周巡一眼,没多话,从小汪手里拿了车钥匙,扔给周舒桐,转身就走。周舒桐一脸意外,赶紧跟了上去。关宏峰坐到副驾驶,她自觉发动了车,小心翼翼地问:“关老师,咱们去哪里?”

“回队里。”关宏峰看了眼她兴奋得有些发红的脸,皱眉道,“别得意,让你来不是因为你说对了。分析比对坑里的脚印?那么多包重物,能扔下去,谁脑子抽了还会下坑?锻炼身体?”周舒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关宏峰用力揉了揉眉心:“先去法医室,看看再说。”

出乎周舒桐的意料, A 大队法医室负责人高亚楠,是位年轻漂亮的女性。他们走进解剖室的时候,高亚楠和助手小徐正在检查之前带回来的尸块。冷峻的女法医看到关宏峰的那一刻,面部表情略微缓和了一下。

“小徐,你出去吧。”她说,“关队,麻烦你搭把手。”关宏峰没多余的话,走过去从小徐手里接过手套,把纸袋里的两截尸块取出,摆放在停尸台上。

“右臂完整。”高亚楠低头记录,周舒桐赶紧又递过去一个袋子。

关宏峰将袋子拆开:“骨盆部位,生殖器被切除,怀疑部分脏器缺失。”

“左腿完整。”“左脚完整,右脚完整。”“右腿,完整。”他动作简洁而利落,周舒桐跟不上他的动作,最后一个袋子最重,她着急去拿,袋子却偏偏破了,带着干涸血液的躯干和脏器滑落出来,散落了一地。高亚楠皱了皱眉。

“对不起,对不起。”周舒桐慌忙蹲下来捡东西,正好看见她拉下口罩,往垃圾桶里吐掉了一样什么东西。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Suspense/28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