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点击:
第一卷 民国往事

第1章 荒野中的诡笑

1932年初春,一个由二十多人组成的特殊探险队进入了浩瀚的大兴安岭林海区域。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携带着大量的辎重,一路上走走停停,专挑人迹罕至的孤僻密林行进。

“金少爷,太阳要落了,您看咱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整一夜?”随行的向导展开一张古旧的地图,地图上星星点点地标注了一路可宿营的位置区域。

金少爷一身绿色呢子风衣,脚下登着一双油光锃亮的皮靴,此人身材消瘦,一张白嫩的俊俏脸庞显得弱不禁风,但那双深邃的眸子中却是藏着个不易觉察的恶魔。

“还有多远?”他倒背着手打量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苍茫林海。

向导说:“根据俄国人留下的这张地图看应该还有五十公里山路要走,不过您也知道,兴安岭一带山路崎岖,入夜后常有野兽出没,咱们还是休息一夜吧。”

这次进岭子他们准备的十分充分,武器,装备,各种先进仪器,照明设备一应俱全。天黑后,五顶帐篷在空旷区域支了起来,外围是四顶,这是随行人员住的,最中间的是金少爷的。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也能保护金少爷的安全。

金少爷的身份太特殊了,为保证他的安全,四人一班岗轮换守卫营地,另外以宿营地为中心,外围一百米的圆弧均匀地埋下了十颗地雷,只要有动物敢踏进这片区域直叫它炸成烂肉。

兴安岭林区早晚温差幅度巨大,初春时节夜晚里寒风瑟瑟。这片浩瀚的山林仿佛是一个沉睡的猛兽一般安寂着。除了营地中的火堆以外,四周陷入一片漆黑,静的可怕,连常常在苍松古柏间嬉戏玩耍的松鼠都不知所踪了。

金少爷躺在睡袋里,旁边的煤油灯通明,他手举着那张得来不易的地图反复查看着。地图最中间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侧边标注着一串俄文,意为伊勒呼里山。在伊勒呼里山腹俄国人用红笔重重的画了个红圈,红圈范围内是个直径两三公分的蛇形符号。如果把这片特殊区域用真实比例放大,那至少有一公里。

这张兴安岭地图是三十年前俄国人留下的,当时俄国人占领东北四省,疯狂掠夺矿产资源。可据金少爷侧面了解,这条隐藏在兴安岭中的矿脉里俄国人却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此行的目的也正是为了探明这片区域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咯咯咯……咯咯咯……”正在金少爷沉浸在思索中时,荒野中隐约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笑声。

这笑声飘飘忽忽阴冷至极,听的人不免汗毛倒数,就好像是有人故意捏着嗓子发出似的。他坐起身来竖着耳朵又仔细判认,发现这笑声好像是两个孩子在彼此追逐打闹,可这荒山野岭的哪里有谁家的孩子大半夜跑出来玩?

他穿上大衣背着那把k31步枪掀开营帐帘子走了出来。

“你们几个听到小孩笑没有?”他问正在放境界的随从。

“少爷,您走了一天早点休息吧,兴安岭林海有种猫头鹰,那东西的叫唤声就跟小孩似的,要不我们把它赶走?”

金少爷狐疑地看了看围绕营地的苍松孤影,哪里有什么猫头鹰的影子,分明就是他们几个没有听到那笑声。那绝对不是某种动物嘴里发出来的,他很确定,这两个小孩应该就在附近不远处。他不怕别的,就怕这俩孩子踩了地雷枉死送命。

“你们俩跟我来!”金少爷一声令下,带着两个随从闻声追进了密林的黑暗之中。

可不知怎的,不管他们三人如何追赶,那两个孩子的声音却一直飘飘忽忽的不知所踪,仿佛永远跟他们保持着固定距离无法接近一样。头顶上皎洁的月光透过枝头洒在三人脚下白茫茫的一片,林子里鸟兽皆无,诡异的气氛不言而喻。

“少爷,咱不能跑远了,山里边入夜后可不太平啊!”眼看距离迎敌越来越远,随从提醒道。

这位金少爷脾气绝强,仗着装备精良也是不信邪,上去抽了随从一个嘴巴,吓的那两个六尺大汗低头不语继续跟着主子穿梭在林海之中。可这里是兴安岭,大兴安岭浩瀚的山区林海绵延上千公里一望无际,别说他们三个了,就算是常年在山里打猎的猎户入夜后也不敢深入其中。

两个随从见劝不住少爷,又担心他的安全,赶紧找来两根树杈点燃充作火把。可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邪,怎么也擦不着洋火了,一包洋火都用光了硬是没把树枝子点着。

“咯咯咯……咯咯咯……”那两个孩子诡异的小声此起彼伏回荡在茂密的山林中,时而近时而远让你摸不到踪影。

“少爷,就算您打死我俩,我俩也得把您拖回去了,咱别搀和山里的怪事行吗?您非想看个究竟也可以,咱回去叫上小陈,再多带几个兄弟,现在就咱们三,万一遇上什么……”两个随从没敢提禁忌,小陈是他们一行人的向导,祖辈都生活在兴安岭里做猎户。

“别出声,你俩看?”金少爷躲在一棵老树后,指着树后一片低洼的荒草堆道。其他两个人顺着主子的指引方向看去,只见距离他们白十来米外,两个四五岁的小孩正相互追逐着在山林里打闹着。

这两个孩子可太怪了,如今正是初春时节,兴安岭属于严寒地区,虽然冰雪已经融化,但到了晚上荒野中依旧是一片霜雾。可这两个孩子却光着屁股,混上上下赤条条的只穿了一个肚兜。他们距离有点远,看不清两个小孩肚兜上绣着什么花儿,不过一个是黄色的,一个是银子的。随着两个小孩相互追逐打闹,在山岭间留下黄银相间的淡芒。

“少爷这哪是平常人家的孩子呀?分明就是大山里的孤魂野鬼,快走!山里常有鬼魂找替身的事出现,咱别触这个眉头。”

金少爷是个唯物主义派,那个年头老百姓都是封建思想,可他从小就被父亲送到了日本留学,接受的也都是日本先进的军国主义思想教育向来不信鬼神一说。

他挣脱两个随从追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喊:“哎,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呀?”

谁知这两个孩子听到他的呼喊后竟跑的更快了,别看他俩只有几岁大,又光着小脚丫,可跑起来踏着荒草落叶脚下生风,任凭金少爷在后追的汗流浃背依旧无法看清两个孩子的模样。

“喂!别跑!危险!”他在后边呼喊着。

两个随从明知此中有古怪,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了上去,真要是金少爷出了什么事,他们俩就是有一百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穿过茫茫林海,翻过道道山梁,最后见那道黄白相间的淡芒消失在了一片满是云杉覆盖的山谷之中。这山谷坐落在群山环绕之中,站在上边只能看到茂密的云杉树冠,下边是漆黑一片的秘境。

放眼四周均是群山峻岭,除了一条常年被山泉冲刷而成的狭窄水道可行人外,根本没有一条路可以抵达深谷。好在上几天就已经开化了,雪水把这条水道中的淤泥和碎石冲刷的干干净净,并且边缘处的山体里镶嵌着岩石,以此可做支点。

“少爷,咱们最好现在就回去,先用电台联系下总部吧,等那边发来航拍确定了位置再下去探。”随从建议道。

“你们懂个屁,兴安岭密林之中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中涵盖着不少条金脉,埋在地底下的黄金白银千百年来吸收地脉中的精气已成了人形,刚才那两个孩子又被民间称作‘金娃银娃’,他们凭白消失在这山谷中,说明附近就有矿脉!”金少爷此行可是做足了文章,把兴安岭一带的奇闻异事打听的一清二楚。

第2章 奇异果实

他顺着那条干枯的水道滑进了山谷之中,两个随从彼此交换了个眼神,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跟着滑了下来。

三人落地后张大了嘴瞠目结舌,却见谷中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初春时节兴安岭寒风刺骨,可这山谷之中却是另一番景象,那一朵朵芳草上挂着银白色的冰霜泛着寒光把整个山谷映的如同人间仙境一般美妙。三人身处其中不免被这奇景彻底征服,忘记了刚才那两个孩子的诡异,一边左顾右盼感慨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边向山谷深处探去。

谷中那些叫不上名来的花朵争奇斗艳,花粉的香味弥漫着,人吸入肺中顿觉神清气爽。那一刻,金少爷忘记了五洲大地的枪炮轰鸣,忘记了自己的誓言,忘记了此行的任务,早已在这片人间仙境中迷失了自我。

三人追赶着那两个孩子已经赶了两个时辰山路了,此时不免饥肠辘辘口干舌燥。走着走着就见花草之中有一株奇异的矮树,这树木至多只到人肩部,树身是下窄上粗,并且下部由两根粗如手臂的根部插入地下吸取养分,树上也没有繁茂的枝叶,只有三个分枝,叶片上泛着冰霜翠绿翠绿的。

这奇怪的矮枝上左右各结了个拳头大小的果实,捏上去立刻就溅出内里的红色粘稠汁液来。顿时一股鲜美的香味飘散开来,牵动着三人五脏六腑的馋虫躁动起来。那味道好似是老百姓家用大锅炖肉的香味,又好像有新鲜蔬菜的芳草之香,古怪至极。

两个随从顾不得少爷还饿着肚子,一人摘下一个就塞进了嘴里,他们上下牙堂张的老大,狠狠地咬了下去,那奇异的果实汁多味美,顷刻的功夫就被二人吞进了腹中。

金少爷皱了下眉头疑惑地横了他俩一眼。“你们……”他收了口,退后两步,顿时觉得这两个忠诚的随从眼中充满了呆滞。这两个人是自己精挑细选的,无论是身手还是野外生存能力都是千里挑一的能人,绝不可能坏了礼数,怎么今日有了吃的竟然跟主子争抢?

他越想越觉得古怪,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棵低矮的奇木,这棵小树看似凭白无奇,可如果用抽象思维来分辨,它的身形分明就是个身材婀娜的女人。两根触手般的根茎如同少女纤细的小腿,上边左右两个枝头,不正好是那少女左右手各托一枚奇异的果实嘛?就连树身正面微微隆起的两个小包也好像是少女丰满的胸部一样栩栩如生。

“好吃吗?什么味儿?”金少爷眯着眼睛打量着两个随从。

两个壮汉子此时眼神恍惚,浑身的肌肉开始出现了僵硬,听到主子的问话,先是怔了下,然后不约而同地摆动着手臂向着主子一步步挪了过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Suspense/27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