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原来的世界

点击:
第一部 禁地蛇神

一个寒冬腊月的深夜,一个落地惊雷惊醒了卧牛村熟睡的村民,与此同时,一对神秘奇特的夫妻白晓杨和庹观投宿在德高望重的张幺爷的家里。也就在这天早晨,卧牛村的人在祠堂开批斗大会的时候,一条巨蟒从祠堂天井里的一棵罗汉松上袭击了被批斗的张子银。

丑陋的庹观出人意料地与巨蟒展开了殊死的搏斗,在追捕巨蟒的过程中,卧牛村的老林子里惊现出被惊雷劈开的神秘树洞。

随着树洞的出现,尘封在卧牛村封土堆下的神秘事物被彻底掀开。一个神秘消失在历史迷雾中的青铜文明逐渐浮出水面,一把打开尘封之门的神奇钥匙重现世间,谁掌控着这把钥匙,谁就掌控着轮回之门。远去的文明是否会复活?神奇的钥匙究竟掌控在谁的手中……所有的坚守与较量,都是一场早已设好的局……

第二部 蛇神封印

兆丰带着白晓杨前去营救躲在地宫中的万展飞。三间茅草房被民兵一把火烧得精光。庹铮泄漏了万展飞的藏身之地。民兵连夜赶往朝霞寺捉拿万展飞。身受重创的庹观拼死搭救庹铮。张子坤在朝霞寺即将被付之一炬之时打开了死门禁地……

白晓杨和兆丰与一条红冠巨蟒遭遇,在生死攸关之时,白晓杨佩戴的一块玉佩发出了神秘之光……

熟睡中的张幺爷被张子恒叫醒,朝霞寺的冲天火光令他担心白晓杨的安危,于是率领卧牛村的村民连夜前往朝霞寺救火,然而,他们到达之时朝霞寺已经化为一片灰烬,地宫陷落的地方则变成了一汪神奇的水池,在水池中,一个不明生物重现世间。

张幺爷一拨人被张子坤引入了一片密林中,与死门生物隔着一层浓雾亲密接触。在惊魂未定之时,又遭到武装部长的追击,一拨人拼命逃窜,在兆丰和白晓杨的引导下,他们深入到了卧牛山的迷宫深处……

第三部 月之煞器

白晓杨的不辞而别令张幺爷懊悔不已。他不听劝阻,在风雪交加的寒夜,和张子恒一起踏上了寻找白晓杨的危险旅途。

惊悚的闪电中,躲在憬悟寺集体避难的卧牛村人和神秘的族群正面接触,长着尾巴的女婴暗示出某种神秘的启示,关键时刻,张子坤的怪异举动将卧牛村人的命运引向了扑朔迷离的未来。

张幺爷和张子恒迷失在漆黑一片的森林中,他们遭遇了传说中的“鬼打墙”,精疲力竭,茫然无状之际,张幺爷在幻觉中听见了指引他们走出怪圈的铜铃声,他和张子恒被引入了一条神秘的通道内,在状如迷宫的地底世界里,龟缩在黑暗中的上古神兽和一个神秘的女人终于浮出水面……

第四部 亡灵墓地

离真相越近,似乎离现实就更远!

白晓杨和张幺爷他们被困在天坑内。阴险狡猾的邱仁峰,企图伙同国民党的一支残余部队携财宝潜逃至缅甸,白晓杨被挟持为人质。

日渥布吉意识到事态紧急,打算和张幺爷一起回卧牛村,取出张幺爷无意中掩埋在菜园地里的神秘器物。途中巧遇憬悟寺的静园和尚,静园和尚引领张幺爷和张子恒看到了一个神秘的封印世界。而后,一群神秘的刺客意外出现,亡灵的墓地被一群盗墓贼彻底惊扰……

第五部 大结局

张幺爷和万展飞他们终于回到了卧牛村,但是卧牛村早已陷入一片死寂之中。在竹林里,野狗啃噬着被打死的民兵的尸体,情形血腥惨烈。

隐藏在地厅里的黄金被抢先一步的邱仁峰他们盗走。庹铮在静园老和尚的指点下,取出了隐藏在憬悟寺地底下的神秘器物——时空飞轮。

万展飞被吴显涛施用调虎离山之计,陷入早已设置在老林子里的圈套之中。而张幺爷和石营长他们进入地厅,匪夷所思的事件再次发生,一群巨型飞行生物成群出现在地厅之中,兆丰和一群民兵被一股神秘的风暴卷走,张幺爷双目失明。

老林子里,阴兵借道的诡异事件在浓雾中发生,巨蟒盘踞的地下世界,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终于在邪恶势力的胁迫下,用时空飞轮彻底打开……

第一部 禁地蛇神

编者语:一颗现实生活难以满足的雄心

在文学作品不断涌现的今天,读者的选择越来越多,但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是值得一读的呢。或者说,什么样的作者的作品,会让人读了之后,觉得不白读这么一本书呢。这让我想起了获得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拉美文学大师略萨,他在写给一个青年小说家的信里面,有一个答案,我想是可以放在这里作为答案的。他说:

〖我想答案是:反抗精神。我坚信:凡是刻苦创作与现实生活不同生活的人们,就用这种间接的方式表示对这一现实生活的拒绝和批评,表示用这样的拒绝和批评以及自己的想象和希望制造出来的世界替代现实世界的愿望。

那些对现状和目前生活心满意足的人们,干吗要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创作虚构的现实这样虚无缭绕、不切实际的事情中去呢?然而,使用简单写作工具创作别样生活和别样人群的人们,有可能是在种种理由的推动下进行的。

这些理由或者是利他主义的,或者是不高尚的,或者是卑劣吝啬的,或者是复杂的,或者是简单的,无论对生活现实提出何种质问,都是无关紧要的,依我之见,这样的质问是跳动在每个写匠心中的。重要的是对现实生活的拒绝和批评应该坚决、彻底和深入,永远保持这样的行动热情一如同唐吉可德那样挺起长矛冲向风车,即用敏锐和短暂的虚构天地通过幻想的方式来代替这个经过生活体验的具体和客观的世界。

但是,尽管这样的行动是幻想性质的,是通过主观、想象、非历史的方式进行的,可是最终会在现实世界,即有血有肉的人们的生活里,产生长期的精神效果。关于现实生活的这种怀疑态度,即文学存在的秘密理由——也是文学抱负存在的理由,决定了文学能够给我们提供关于特定时代的惟一的证据。

虚构小说描写的生活——尤其是成功之作绝对不是编造、写作、阅读和欣赏这些作品的人们实实在在的生活,而是虚构的生活,是不得不人为创造的生活,因为在现实中他们不可能过这种虚构的生活,因此就心甘情愿地仅仅以这种间接和主观的方式来体验它,来体验那另类生活:梦想和虚构的生活。

虚构是掩盖深刻真理的谎言,虚构是不曾有过的生活,是一个特定时代的人们渴望享有、但不曾享有,因此不得不编造的生活。虚构不是历史的画像,确切地说,是历史的反面,或者说历史的背面,虚构是实际上没有发生的事情,因此,这样的事情才必须由想象和话语来创造,以便安抚实际生活难以满足的雄心,以便填补人们发现自己周围并用幻想充斥其间的空白。〗

如果你同意这位拉美文学大师的答案,你或许可以试一下《原来的世界》这本书。因为这个作者,永远有一颗不满足于现实的雄心,他用敏锐和短暂的虚构天地通过幻想的方式来代替这个经过生活体验的具体和客观的世界。

代序:不管是沉睡着的,还是正在苏醒的……

日本医学博士江本胜先生用十年时间做了一项令世界震惊的试验,在摄氏零下5度的冷室中用高速摄影的方式拍摄下水的结晶体,只是这些结晶体的拍摄需要人为的外部刺激。当播放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时,所拍摄到的水结晶美丽工整,当播放莫扎特的《第40号交响曲》时,所拍摄到的水结晶会呈现出一种华丽的美!如果在装水的瓶壁上贴上不同的字或照片让水“看”,结果看到“谢谢”的水结晶非常清晰地呈现出美丽的六角形,看到“混蛋”的水结晶则破碎而且零散……

这不是一种神奇的呈现,而是一种信息的传递!

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在相互之间产生着感应的。这种感应是以另一种能量的形式隐藏在显性的物质背后,它可以直抵人心,也可以沟通万物,甚至可以惊天动地……

当人类无知地开始以地球主宰者的身份自居时,更相信的是感知和直觉,而逐渐忽略了感应的能力。盲目自大和妄自菲薄使人类对神奇的大自然失去了仅有的虔诚和敬畏之心,变得越来越狂妄无知,以至于最终肆无忌惮无所欲为!

这是一场灾难!

其实,冥冥之中,人类的心灵在和大自然发生感应的同时,大自然也同样在感应着人类。和谐的沟通首先是从内部开始,而不是从外部的渗透。人的心灵和大自然的心灵一直都是息息相通的。

我们甚至可以大胆地假设,人类的心灵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信息感应器,它在对山川大地以及周围的事物和环境发生感应的同时,也在输出着一种微妙的波动着的能量,这些能量无形中在心与心之间,人与环境之间传递汇聚积蓄酝酿。这种能量终究会形成一个又一个爆发的奇点,而与外部的环境发生交流和碰撞!

灾难始于人心,而非自然!

所幸的是,在人类集体昏悖的现实面前,依旧有清醒着的头脑敏锐地扑捉到了大自然传递出的微妙信息,它让人类可以从欲望和无知中趋于清醒,就像江本胜先生做的“水知道答案”这个试验!

事实上,从远古时代开始,人类一直企图寻找到抵达大自然心脏的途径,以求触摸到大自然这颗心脏跳动的节和韵律,让一种真正的和谐成为可能。他们用虔诚和敬畏之心,锲而不舍地和大自然进行着沟通,过程尽管缓慢而且艰难,但却从未终止!

可是,当远古的人类伸出文明的触角,用他们的虔诚和敬畏之心去探寻通向这颗心脏的途径之时,他们却一次次地与这条途径失之交臂!因为,人类文明在进入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引入到了自己为自己设置的误区……

可以确定地说,通向地球那颗心脏的途径是真实存在的,它就在北纬三十度的纬线上!

而这条线,被现在的人类视为了死亡之线!

曾几何时,在这条纬线上产生一次又一次的璀璨文明,古埃及金字塔群,神秘的北非撒哈拉沙漠,达西里的“火神火种”壁画、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传说中的大西洲沉没,以及让无数个世纪的人类叹为观止的远古玛雅文明遗址和三星堆青铜遗址……这些璀璨的文明一次又一次地向现代的人类证明着他们探寻那颗心脏的足迹……

尽管这些璀璨的文明无一幸免地消失在了历史的断层里,但是,他们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些文明的碎片给未来以启示,现在和未来的人类可以通过这些残片的记忆探寻到远古人类曾经走过的足迹,以求得到和那颗心脏靠近的契机!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Suspense/22849.html